Evolved Apes( 进化猿 ) 的创始人,是一个化名 Evil Ape( 恶猿 ) 的匿名者。该系列推出仅一周后,他就设法成功地从项目投资者那里卷走了 798ETH( 270 万美元 )。Evil Ape 的推特账户和项目网站已不复存在。

Axie Infinity 的战斗游戏。但是不用说,这个游戏从未被实现过。然而,这一系列仍然在 OpenSea 上存在着,虽然地板价已经不出意外地掉到了 0.01ETH。

Pixelmon( 像素精灵 ) 并不完全符合跑路的严格描述。但是,它仍然非常接近跑路的形式,并且在 NFT 社区中被当作关于炒作和可信度的宝贵一课。该项目包含 10005 个像素化的 NFT 角色,发行于 2022 年 2 月 7 日。此前,项目方做的相当不错,把人们对该系列和项目前景的期待堆得像山一般高。

Pixelmon 承诺会打造出一款 AAA 级开放世界风格的冒险游戏,其低分辨率的像素艺术很有怀旧之风,让人脑补出设定在「我的世界」中的宝可梦精灵宇宙。据其创始人 Martin van Blerk 称,项目背后的团队都曾在迪斯尼和动视一类公司工作过,这让人们燃起希望──这些 NFT 一旦发售之后亮相,定会与众不同。Pixelmon 团队宣布 NFT 铸造将以荷兰拍的形式进行,起拍价为 3ETH,更加强了这种观念。

首发的 8079 个 NFT 在铸造活动开启的一小时内就告售罄,而且大部分买家全额支付了 3ETH。销售结束时,Pixelmon 团队已经斩获 23055ETH(超过 7000 万美元)。

不久后,社区的担忧开始浮出水面,因为关于团队身份和游戏细节还是只有零零星星的信息。而且,NFT 作品仍然没有公开。于是发布后的几个小时内,二级市场的成交价格暴跌至 1ETH 左右。

PIXELMON 5866 CREDIT: PIXELMON

2 月 16 日,NFT 作品终于对社区公开时,收藏者们感到大惑不解。最后交付的作品,与项目方先前拿来撩拨社区的作品相比,客气地说,差异巨大。这些像素艺术作品看上去非常业余,有不少甚至荒唐。并不是说像素艺术或任何形式的艺术对 NFT 社区没有价值,只是社区成员感觉他们的钱被骗走了。许多 NFT 都有渲染问题,上下颠倒,甚至刷不出来。大多数设计都是重复的,设计上只有极少或者可以说毫无变化。

有人向创始人 van Blerk 发出连番指责,据信,他从项目中抽取资金购买 Bored Apes、 Azukis、CloneX、Invisible Friends 等蓝筹 NFT。这些指责进一步增加了人们对项目跑路的恐惧。

推文内容:@Pixelmon 卖 3ETH 一个,筹到了超过 7000 万美金,到头来就这…… 我觉得,说成项目跑路也不为过。停止支持捞金的 NFT 项目。

虽然 Pixelmon 已经修复了渲染问题,但其创始人在 Twitter 上致歉,承认这次 NFT 发布(客气地说)活儿很糙。该项目最近似乎正在反弹。Pixelmon 目前的地板价是 0.21ETH,而其中一些丑得出奇的 NFT 获得了邪教式的追捧,标价一度达到 2ETH、4ETH,甚至 5ETH。

类似的跑路事件中,这已经是你所能期盼的最好结果了。无论如何,Pixelmon 的案例算得上是一个有警示意义的寓言。在 NFT 世界中,FOMO(错失恐惧症)是一个强大但有时又危险的东西。

转载请注明:文章来源于 Binance币安官网注册

本文链接地址: https://www.binance38.com/archives/957

Categories:

Tags:

Comments are closed

Copyright © 2017-2022 Binance.币安.币安官网. 版权所有

keywords:币安官网 币安官网